顶呆瓜的小鞭炮

欠文无数,随时跑路。

Forth&Beam 云端(十二)

前文指路:  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十  十一


窗外的天色已经有些混沌了,压抑的感觉下一刻雨点就要砸向地面,Beam从被窝里探出头,看着昏暗的天空,他突然间不知道自己方向在哪里,看不清前路的迷惘,让他彻底迷失了。这一睡似乎睡了一天一夜,他抬头看了看,是自己的房间,心里一阵酸楚,最终自己还是回到了家。

 

Beam的父亲看到他这样失魂落魄还一脸沮丧的样子,本来是想奚落他几下的,但看到儿子这个样子,还是没能说出口。

 

“醒了是吗?要不要吃点什么?”

 

Beam的父亲走到床前,探了探他的额头,还是有些温度,只不过不那么滚烫了。“出息,为了个男人,至于嘛。要什么男人爸不能给你找,多帅的都有,呸!老子给你找男人干嘛,等你好了带你出去,要多好看的姑娘都有·······”

 

Beam鼻子一酸,抱住自己的父亲:“爸,对不起,是我错了。”

 

Beam的父亲唬了一跳,摸了摸他的额头,接过保姆递来的毛巾给他擦了擦“别是烧傻了才跟老子说这种话,我是你老子!”声调突然放软了些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“咱俩没有隔夜仇。”

 

“哪有你这么说的啊。”Beam扁了扁嘴,扯出一个浅笑。“那是夫妻没有隔夜仇,你瞅瞅,没文化了吧!”

 

Beam的父亲捅了他一肘子,“得,一醒过来就埋汰你亲爹,看来是没事了。”说着没事还是让私人医生过来帮他量量体温。“没事了也好,还有两个人等着你呢。一个在门外,想进来不敢进来,一个在楼下,怎么赶也赶不走。”

 

“姐姐在外面吗?你让她进来吧,这事又不怪她。”Beam脸色沉了沉,“至于楼下那个,你让他走吧,我不想见他。”

 

“赶也赶不走,老子也没辙了,昨儿个晚上老三头也过来给他龟儿子道歉了,他Forth要不是老子住咱隔壁,跟你老子又有交情,我早就放狗咬了。”Beam的父亲握紧了拳头,大手在Beam的头上按了按。“不过这次你不点头原谅他,他老三头跪在老子面前老子也不会点头的。”

 

“爸······”Beam本来不大好的心情被他爸弄得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

“不过你自己看着办吧。我老了,你要咋咋地吧,别像昨天晚上那样半死不活的被人送回来就行,我这个老心脏受不住的。”说完Beam的父亲就向外走去,“我去看看粥好了没。”

 

Beam看着父亲的背影,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,过往的所有任性成了愧疚,他深觉的,自己最对不起的,可能就是这样爱着自己的人吧。背后轻轻的脚步声,带着一点小心翼翼,Lvy端着一碗粥站在床边,咬着嘴唇看着他。

 

Beam看了一眼姐姐,痞痞的笑容带着一丝丝的光彩,“想要骂你吗,你可是我姐姐。而且也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

Lvy笑了,放下了所有的小心,坐在了他的床边。“姐姐还是觉得对不起你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

Beam一口咬住Lvy递到他嘴边的粥,“我现在觉得挺好的,我只是累了,我以为只要我认真地去爱,就一定能打动那个人,到头来我只是打动了我自己。”

 

送走了Lvy之后,Beam呆呆的坐在床边,一点一点的回忆他短暂的甜蜜,还有过往的所有,磕磕绊绊到今天,也足够了吧。

 

他走向窗边,看到一直盯着窗户这边的那双眼睛的主人,夕阳打在他憔悴的侧脸上,扰了Beam平静的心湖,似是知道他在看他一般,眼底染上了兴奋的色彩。Beam闭上了眼睛,决绝的拉紧了窗帘。

 

Forth看到Lvy的时候,是他在Beam家门口呆的第四天上午,期间他没吃多少东西,也没睡过几次觉,死死的盯着Beam二楼的窗户看,生怕他跑了一样。Lvy递给他一个面包的时候,Forth还有些错愕,“吃了,我带你上去。”

 

Forth一听这话,立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,也不管嚼没嚼烂,差点一不留神把自己噎死。Lvy看了他这个样子,满意的点点头,冲着二楼的位置招了招手,一把勾住Forth的臂弯,拉着他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

Forth看见Lvy拉着自己的胳膊,本来想挣脱开的,可是又怕惹怒了这最后的救命稻草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Lvy的房间里了。他有些焦急的询问道“Beam呢?”

 

“Beam?”Lvy装傻,“我没说我是带你上来见他的啊。”

 

“那你要干嘛?”

 

Lvy耸了耸肩,满不在乎的样子,“你帮我找个律师吧,我要离婚。”

 

“你要离婚?”其实Forth想说的是关我屁事,想了想又咽了回去。“帮了你你就帮我见Beam吗?”

 

“你也太绝情了吧,不问我为啥离婚,就这样跟我谈条件了。”Lvy翻了个白眼,开始怀疑起自家老弟的眼光了。

 

Forth有些尴尬,他不知道为啥这时候Lvy给他来了这么一出,但他没心思思考别的,现在只想着怎么样可以见到Beam,只好硬着头皮问。“你为什么离婚。”

 

Lvy被他这样搞的哭笑不得,正个正色,眼底涌出了一丝悲伤,“他不信任我,那天晚上他的态度你也看到了,我们走不下去了。也谢谢你那天的维护。”

 

Forth怔了怔,还来不及开口,Lvy便看向他,神色温柔,眼神潋滟,“Forth,我知道我错过了很多,我想问你,如果我和Sit离婚了,我们,还有机会吗?”

 

Forth望着她,Lvy的脸上看不懂表情,他有些分不清真假,似乎和印象里的那个Lvy对不上了,或许他从来没有仔细了解过她,甚至不了解他。“Lvy,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,我不希望你对婚姻如此草率,当时那样的情况我也很无奈,我会帮你其一是因为往日的情分,其二是因为我也不希望Sit和Beam误会,Sit的心态我很明白,关心则乱。我相信当时是Beam也不好受。你还是慎重考虑离婚的事情吧。至于我和你,不可能。我的心里,只有Beam,老实说我有时候在想,我对你的感情可能一开始就是个误区。”

 

“什么误区,就是哪怕现在Beam要跟你分手,你也不要我吗?是因为我结过婚吗?”

 

“并不是,我和Beam那是我们两个的事情。你和我,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

“Forth,你这么大了,有回想过自己的一生吗?你聪明,优秀,有能力,什么都是一帆风顺,你骄傲,不肯低头,做事只考虑自己,仗着别人爱你就为所欲为,遇到一些事情就自负任性,如果不是你这样的话,过去的我,今天的Beam,你都不会错过。”

 

Forth无话可说,不可否认他的确幸运的没有任何波折,仗着Beam的喜欢而不珍惜,他努力的想为Beam做一些改变,却还是没有完全的为他考虑。

 

“你还想再这样到什么时候,要错过了Beam你才甘心吗?”

 

“不,我不想错过他。”

 

“那就好了。”Lvy笑,“我希望我没有做错,我的房间连着Beam的房间,刚刚的话,他都能听到,算是我感谢你那天为我解围,剩下的看你自己了。对了!刚刚说的离婚什么的,都是唬你的,傻子才会放开挚爱呢。”

 

说完这些话Lvy就下楼了,Forth自嘲的笑了笑,他可不就是这个傻子吗?

 

“Beam,要出去吗?”

 

“嗯,去上课。”

 

Forth还没走出去就听到Beam和Lvy的对话,Forth直接冲出去,也不顾厅里的Lvy和Beam父亲的眼光,上前就把Beam紧紧的抱在怀里。“Beam,,Beam,Beam,我的Beam,我好想你。”

 

Beam用了吃奶的劲挣脱他的束缚,“你干嘛,你放开我,放开我。”

 

Forth正抱着高兴,被人戳了戳肩膀,一回头看到Pek的大脸,来不及反应过来呢,被Pek一个过肩摔摔倒了他老丈人面前。Pek嫌恶拍了拍手,好像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。“不好意思的Forth教员,我来接我大饼哥去上课,您挡道了我了,我就处理一下,别介意啊。”

 

说着带着Beam走了,被Forth眼疾手快的拉住了Beam的手腕。“Beam,你不跟他走,对吧。”

 

哎呀,哎呀呀,还学会装可怜了,Pek心里鄙夷了Forth一顿,他还没想干嘛呢,就给他整这出。

 

Beam低头看着Forth,有些动容,刚刚听了他和姐姐的谈话,说不动容是骗人的,但是他也的确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,所以就答应了Pek回去上课的要求,这还没走到门口呢,Forth就冲出来了。

 

“我就是回去上课,Lam教员叫我回去上课。”说完背着包就真的跟着Pek走了。

 

Forth急了,在地上挣扎着起来,看着Beam和Pek离开的背影,怒吼道,“Pek你要是敢把Beam带跑,我就让你天天驻外,次次国际航,妻离子散家破人亡!”

 

Pek撅了撅嘴,还是带着Beam上了车扬长而去。在车上的时候摸了摸鼻子,“真是不善良,居然这么恶毒,一会去抱Lam教员大腿,一定不能让他当我上司,法西斯啊。”

 

Beam被他逗笑了,“他逗你玩的,哪里会真的那样对你。”

 

Pek点头,“我猜也是。”看向后视镜里Beam的神情,抿了抿嘴,有些黯然。“Beam,你是不是原谅Forth教员了。”

 

Beam看着他的表情,心里有些过意不起,“如果他心里没有姐姐的话,我的却没有什么理由怪他,但是我又不会去找他,他不爱我我也没办法,我也是有尊严的。”

 

Beam现在的话也有些言不由衷,但是他不想委屈自己,憋屈了那么久,才不要轻易就原谅。Pek多少也了解一些他的小心思,也不戳穿,心里为自己擦了一把泪,得,这辈子就是给大饼哥当贤弟的命了。

 

Forth奔到机场,直接一个疯狂的骚扰了本来打算午睡的Lam,气的Lam差点没一巴掌打死他。

 

下午的课是练习机,Lam带着Beam和Pek就上了飞机,这是Beam第一次上副驾驶,跟着Lam做点检,做传唤试炼,飞机很快就起飞了,Beam放下耳机就看到从舱座回来的Pek,好奇他奇怪的神色,开口问道“怎么了?”

 

Pek摊摊手,有些无奈,“我预感到了我的心脏又一次要被你们撕成一片一片的了。”

 

“别闹。”Beam捶了他一下,看着他假装痛哭流涕的样子就觉得好笑。“什么情况啊。”

 

“你自己去舱里看看吧。”

 

Beam心颤了一下,扭身进了舱座,本来应该空无一人的舱座里坐满了他熟悉的人。首当其冲就是Forth,还有他的父亲,自己的父亲,姐姐姐夫,靠,连机场其他认识他们的人都来了。搞什么。

 

Beam转身跑进驾驶舱里就关上了门,Forth追上来,唤到“Beam。”

 

Beam有些尴尬,隔着门吼他。“你搞什么啊。”

 

“Beam.”Forth用力抵着门,“我要怎么样你才可以原谅我,你说过,如果我心里有别人你就不要我了,那如果那个人是你,你是不是也不要我,你离开我之后我才知道,原来失去一个人也会荒芜整个世界。”

 

Beam看他这样,心里有些难过,从前的委屈也一拥而上。“这你就受不了了,这个委屈我受了好多好多年,你都没有考虑过我的尊严。”

 

Forth低下头,咬着嘴唇。他五天来的难过怎么抵得过他这么多年的委屈。“对不起Beam,对不起,我真的不能没有你,什么骄傲自尊我都不要了,我只要你,我不管别人怎么看笑话,我就是个没出息的男人,我爱你,你不开门,我就不走了。”

 

Beam瞟了一眼Pek和Lam的脸色,想起来还在机舱里的老父亲,气的一把拉开门,脸上还有些绯红,“你这人怎么这么赖皮!”

 

周围好多人噗呲的笑出来,Forth和Beam的父亲还假装没看到的样子拍拍不存在的蚊子。Beam脸上已经不是气恼,可以说是羞愤了。拉开他就往舱外走,走了走又发现不对劲,这是在飞机上,他能往哪去啊。回头气鼓鼓的瞪着Forth.

 

Forth从怀里掏出一个戒指,对着他缓缓的跪下来。Beam愣了愣,错愕的看着他。

 

“Beam,我是认真的,我想请求你嫁给我,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,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地,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对你,即使你不答应我的求婚也没关系,只求你不要躲我离开我。婚前协议我已经拟定好了,我的全都是你的,你的还是你的,从今以后我会把你像祖宗一样供起来,有任何不舒心的尽管招呼,我有啥不听话的也随你处置,你不满意可以随时离婚,而且离了婚我会一无所有,我的全部都是你的,我只要你。你给我设置多少难关我都不怕,从今天起我也会认真的追求你,用一生追着你跑,你走过的路我都会重来,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 

Beam被他的一番话感动到了,咬着下唇不许自己哭,犟着脾气看他。“所以你心里不可以有别人。”

 

“不会!”

 

“任打任骂?”

 

“任打任骂!”

 

“财产都是我的?”

 

“都是你的。”

 

“一生都追着我跑?”

 

“嗯,只看你一个人。”

 

“嘿,不对,Forth,是不是我不答应你就不打算放我下去了!”Beam恍然大悟,气鼓鼓的看着他。

 

Forth不好意思的挠挠头:“坦白说,是有这个想法的。”

 

“你这是耍无赖,劫机!还逼婚!”Beam看着他,又好气又好笑的。

 

“那你愿意吗?就算我是个无赖的话。”Forth的眼神坚定,包含着浓浓的深情。

 

“你要好好照顾我,好好宠着我,不许对我凶,不许让我生气上火,不许让我伤心流泪,不许·······”他的声音里包含着委屈还有一些俏皮,“这样我才可以白白胖胖,跟你白头到老。”

 

“答应你,都答应你。”

 

纯银的指环划过指腹还有些凉意,Forth慢慢的靠上来,抱住了Beam,在他额头上轻轻的烙下一吻,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,脸颊蹭了蹭他的头发。

 

那么,说好了。从今以后,

 

我的所有都是你的,

 

而你

 

是我的。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云端全文完————


评论(56)

热度(246)

  1. 小兔几本本顶呆瓜的小鞭炮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2Moons文站顶呆瓜的小鞭炮 转载了此文字